bob官网竞彩

bob官网竞彩

给钱就收不给就要!这位出身农村的粮食局局长从政30年后终于“栽了”

5月13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披露一起黑龙江省佳木斯市粮食局原党组书记、局长秦庆海违法违纪案例。

秦庆海,黑龙江省佳木斯市粮食局原党组书记、局长。曾任桦川县四马架乡副乡长,创业乡党委副书记、乡长。2004年作为援藏干部,任西藏仁布县委常委、副县长;2007年5月任同江市副市长、八岔岛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2011年12月,任佳木斯市粮食局党委书记、局长。

既定的工程项目一个个通过验收,眼看财路就要断了,秦庆海再次变换了自己的敛财方式,从“巧取”变为“豪夺”。他利用自己一把手的权威,以处理费用、外出开会为由,直接向下属单位索要钱财,谁敢不给或稍有犹豫,则立刻恶语相向,甚至破口大骂。

以前作中成形的直接指令、勇气指令及破防要素为基础,进一步强化战斗系统!不但加入「机甲兵召唤」、「失落魔法」等新要素,更准备了「自动模式」的高速战斗让游戏可进行得更顺畅!追加新区域、历代系列作角色客串参战、丰富的小游戏、众多角色活跃的大量委托等等,轨迹系列的所有要素全都凝聚在这部系列完结篇当中!

单靠人事任免收钱,已经无法满足秦庆海贪婪的胃口。就在此时,省内粮食系统仓储基础设施维修改造工程逐个落地佳木斯,秦庆海紧紧抓住了这个“机遇”。

“他们逢年过节来看看我,我也没当回事,觉得挺正常的。”对于礼品礼金,秦庆海这样认为。

“我是一名出身农村的孩子,努力了半辈子走上了领导干部岗位,如今却坐在被告席上,心情非常沉痛。”秦庆海哽咽着说,没想到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30年的从政生涯。

秦庆海出身于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家中生活拮据。19岁时,父母在40天内相继离世,失去了父母的照顾,他养成了独立、刚强、固执的性格。

明知道自己大肆捞钱是违法犯罪,却通过烧香拜佛想寻求精神上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其实不过是在为自己的贪腐行为寻求心理上的自我安慰。秦庆海自知,这一切只是在自欺欺人。

2013年12月,秦庆海帮助建筑商钱某获得了佳木斯市粮库一个维修项目,一次性收取了钱某20万元。不久后,秦庆海再次帮助钱某取得了两个粮库维修改造、1万吨保温钢板仓的工程项目,这一次钱某送给他30万元。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黑龙江省纪委监委

不久,粮食局内部调整干部,送过贺礼的干部纷纷找到秦庆海,表示想要“动一动”。秦庆海利用一把手的权力,将于某等5人提拔调动到了他们心仪已久的岗位,5人在春节期间,以拜年名义,分别在秦庆海的办公室和其家中送上了感谢提拔的“意思”。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英雄传说:闪之轨迹4专区

随着从矿产资源局矿管股副股长、政府办秘书一步步升到创业乡党委副书记、乡长,秦庆海对自己的工作能力和水平越发自信,在其当上乡长后,更是将这种自信变为了自负。

随着这次身份的转变,秦庆海成为商人有意接触和拉拢的对象。无孔不入的嘘寒问暖、出手豪气的一掷千金,在“糖衣炮弹”的密集轰炸下,秦庆海开始接受这些人的追捧和奉承,“感觉很受用”。

2014年春节前,秦庆海分别找到三个下属单位的负责人,下达了每个人准备10万元现金的“任务指标”。这几名负责人则通过虚报粮食损耗、套取国家补贴等违纪违法行为勉强完成了“任务”。

求神拜佛,不过是自欺欺人

2011年,秦庆海任同江市政府副市长、八岔岛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成为管理局一把手。

“我对不起党,对不起组织,更对不起关心我爱护我的领导。我接受法律的制裁,也感谢组织不放弃我,在调查期间仍然在对我进行挽救。”法庭上,秦庆海深深鞠躬。

2018年3月15日,秦庆海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审查调查。2018年6月12日,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并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2018年8月,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

秦庆海任粮食局党组书记、局长期间,一次次将党和人民赋予他的权力当成敛财的工具,将党纪国法视若无物,不断冲击和挑战纪法底线,给国家、社会、个人和家庭都来了巨大的伤害。佳木斯市粮食系统由于秦庆海沉迷于收钱敛财,许多正常业务停滞不前;他经常向下属单位索要钱财,逼迫下属单位违反财务制度,导致系统内多名干部被立案查处;他任人唯钱,使当地粮食系统作风涣散,政治生态严重恶化,在2017年佳木斯市政治生态建设成效考核中,粮食局被评为“较差”等次。

1988年,秦庆海到桦川县矿产资源局工作,凭借出色的文字功底、勤劳肯干的工作作风,他得到组织认可,受到培养与重用。

2011年底,组织任命秦庆海为佳木斯市粮食局党委书记、局长。秦庆海因工作调动,举家从同江市搬到佳木斯居住。为了迎接这位新任局长,部分粮食局下属单位的干部闻风而动,纷纷携礼前来。面对这些人一两万元的乔迁贺礼,秦庆海来者不拒。

此后,来找秦庆海的商人越来越多。建筑商王某为了从秦庆海手中拿到工程项目,初次见面就送给秦庆海价值10万元的礼品。为了拉近关系,更是频繁地与秦庆海来往。秦庆海女儿换80万元的汽车、家中置换三四万元的家具,甚至是买个几十元钱的脚垫,王某都殷勤备至、慷慨解囊。这也使得王某几乎成为秦庆海手中各类工程项目的指定承包商,秦庆海也毫不客气地收受王某多次贿赂共计180余万元。

据黑龙江省纪委监委网站此前的通报,经审理查明,2011年至2018年间,被告人秦庆海在担任同江市副市长,同江市八岔岛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佳木斯市粮食局党组书记、局长等职务期间,单独或伙同其妻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经济利益或调整职务,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471.724万元。

党性缺失,被“有钱真好”击倒

此时的秦庆海,已然堕落至“给钱就收,不给则要”的地步。

面对拉拢腐蚀,秦庆海来者不拒,用他自己的话说,“那时候想的就是工程给你干了,你也挣着钱了,你给我送点钱也是应该的。”

“大哥,你有啥费用需要处理,或者需要用钱你就和老弟说。”工程承建商刘某的一句话,更是打开了秦庆海内心深处的潘多拉魔盒。

法院认为,被告人秦庆海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或者索取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被告人秦庆海虽有索贿从重处罚情节,但鉴于其系坦白,且返还全部赃款,有悔罪表现,决定对其从轻处罚,法庭遂作出上述判决。

贪得无厌,甘做温水中的青蛙

此后4年间,秦庆海通过人事任免收受贿赂20余万元。

2011年5月,秦庆海要到香港参加一个研讨会。临行前,秦庆海让刘某为其准备10万元现金,刘某立即落实。在香港,秦庆海用这些钱购买了奢侈品牌的手表和皮包。花钱让他开心。秦庆海又看中了其他商品,便试着给刘某打电话,让其汇4万元到自己的银行卡上,刘某又立即照办。大肆买买买之余,秦庆海感觉到“有钱真好”。从香港归来,秦庆海看似满载而归、得意潇洒,却不知自己已将理想信念和党性觉悟丢弃在了繁华之都。

案件审查调查期间,秦庆海曾不止一次向办案人员表示,是组织给了他第二次生命,他对组织有着很深的感情。事实却是,秦庆海家的阳台供奉着写有“秦门宝府”的保家仙和佛像,办公室抽屉里装着外出旅游时请来的护身符,相册还有其在庙宇跪拜烧香的照片,从他自相矛盾的言行可见,秦庆海的理想信念早已崩塌迷失。

秦庆海在乡镇工作时,凡事都要自己说了算,作风霸道,谁要是敢提出不同意见,当场就是一通训斥,有时甚至破口大骂。